您的位置 : 首页 > 支付 >

平安大将跳槽腾讯!企鹅金融帝国浮出水面交易笔数超支付宝2倍

2020-06-13
平安大将跳槽腾讯!企鹅金融帝国浮出水面交易笔数超支付宝2倍

平安大将跳槽腾讯!企鹅金融帝国浮出水面交易笔数超支付宝2倍

时 间:2020年06月13日 08:21

详细介绍

  6月8日,有消息称,原平安集团执行董事、副董事长任汇川已正式到任,职位为腾讯公司战略发展部特别顾问,可能将负责旗下保险业务条线个月前,任汇川辞去平安集团相关职务,其在平安工作达28年,一度被外界视作董事长马明哲的人。

  2019年,腾讯首次将“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单独列入财报,2019年全年,该项目同比增长39%,达1014亿元,其中,企业服务主体“腾讯云”收入约170亿元,以此估计,腾讯金融科技(FiT线)的年收入规模可能高达800亿元左右,其强劲势头主要来自商业支付带来的收入增长,尤其微信日活跃用户数及人均交易笔数的增加。

  享受着微信的流量红利,腾讯金融科技正风生水起,对外也在加强投资,然而,腾讯在金融上异常低调,俨然是一头隐形的大象。

  微信支付以微信平台为入口,提供底层技术支持是腾讯的另一产品——财付通,它隶属于腾讯金融科技,QQ钱包、理财通、腾讯区块链、乘车码等产品,也均出自此部门,然而,微信支付是FiT重要的基石。

  根据支付机构依规公布的客户投诉数量和类型、处理完毕的投诉占比等情况,业界测算过支付宝和财付通的交易量,其中,2019年,支付宝交易总笔数约为2298亿笔,日均6.3亿笔;财付通交易总笔数约5508亿笔,日均15.09亿笔;后者是前者的2.4倍。相比2018年,二者交易量均有所上升,同时也保持了较为稳定的差距。

  微信支付的逆袭,起始于2014年1月“微信红包”上线,当年从除夕至大年十六,参与抢微信红包的用户超过500万,总计抢红包7500万次以上,平均每分钟领取的红包达9412个。

  最初,设计微信红包的初衷,是为解决腾讯员工发利是的问题,因为广东有发利是的传统习惯。“没有想到,这样的红包不胫而走,在春节都想抢一个红包,这和中国人传统文化和社交有关系,形成了一个爆发式的增长。”腾讯金融科技副总裁陈起儒回忆说。

  当时,微信支付上线不到半年,却被社交红包猛然激活,腾讯金融也拥有了跟蚂蚁金服一较高下的核武器。这一役,连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都公开评论:“确实厉害!此次‘珍珠港偷袭’计划和执行完美。”

  一个支付工具是无法独立存在的,支付与流量的绑定、与社交高度黏合,已得到充分的验证。同时,支付只是一个交易链条上的环节,如果没有其他的连接能力,也无法独立存活。

  在支付战场收获惊喜后,腾讯开始“左手金融”——扩张产品线和支付场景,“右手科技”——推动金融基础设施建设。

  过往5年,腾讯金融科技的直辖版图已拓展到支付平台(微信支付、QQ钱包、财付通、微信香港钱包)、财务管理(腾讯理财通)、证券平台(腾讯微证券、腾讯自选股)、企业金融(企业支付、财税、普惠平台)、民生服务等五条产品线,场景不断延展。

  2019年最后一个季度,微信商业支付日均交易笔数超过10亿,月活跃账户超过8亿,月活跃商户超过5000万。基于社交的高频优势,微信支付撑起了一个迅速膨胀的金融板块。

  2020年第一季度,由于春节及居家令期间,支付活动(特别线下交易)及提现均有所减少,但是,腾讯理财平台及等高利润率业务依然强劲增长,带动“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业务”收入同比增长22%,达到264.75亿元。

  在逆袭的几年,微信支付借势微信平台,在开放生态和垂直场景中越走越顺,支付流量也越做越大,手持利器,腾讯金融科技却相当内敛、克制,其发展潜力仍然非常巨大。

  2014年1月,理财通接入微信钱包的第一天,卖了8亿元货币基金。与余额宝定位为一只基金产品不同,理财通一开始就定位为一个平台,与多家基金公司合作,推出多个基金产品。

  一般财富平台的做法,是搭建“理财超市”,上线的产品多达几千个,以最大可能上架金融产品,由用户自己甄别金融产品的好坏,自担收益和风险,理财通却非常节制,不是向所有用户开放所有资产产品,而是根据用户长期积淀的数据,进行“个性化推荐”。

  开始的前5年,只接入600个左右的理财产品,一直到2018年11月,活期理财业务“零钱通”才推出。

  据腾讯内部人士透露,2018年底,腾讯总裁刘炽平在一次内部会议上做过解释:“金融是个专业度非常高的领域,腾讯对此有一颗非常敬畏的心……腾讯互联网金融未来还有一个愿景,它也是我们的关键词——‘精品’。”

  腾讯理财通的负责人闫敏多次公开表示,当用户没有接受过完善的金融教育时,不加筛选地将理财产品放到他们面前,这是一种不负责任的做法,理财通只选头部3%-5%的金融机构进行合作,其分析师也会穿透底层评估资产质量。

  公开数据显示,腾讯理财通资金保有量,2017年初为1000亿元,2018年突破6000亿元,至2019年底超过9000亿元,服务用户数超过2亿,对比余额宝2017年规模即已破1.5万亿,想象空间非常大。

  2017年11月,腾讯自家的互联网保险平台“微保”上线,占据了微信九宫格的流量入口,微保运作两年,为超过2500万用户提供了保险服务,用户人均保费超过1000元,用户投保复购率高达40%,业务指标在互联网保险业居于前列。

  截至2019年底,核心“微粒贷”已向超2800万个人客户发放超过4.6亿笔,“微业贷”则触达90万家小微民营企业,其中授信企业23万家,然而,整体不良率维持在较低水平,为1.24%,同期,全国普惠型小微企业不良率3.22%。

  近年来,多有券商单独评估过这项业务的价值,估值均在1000亿美元以上;腾讯发起成立的微众银行,2019年净利为39.5亿元,估值也在千亿元人民币以上。腾讯孵化的金融生态已蔚为大观,外界也多有分拆的揣测,如同蚂蚁金服一样。

  腾讯金融板块却一直没有融资和分拆的计划,腾讯CEO马化腾对其异常“保护”,早在三年前,即公开表示,腾讯金融科技不会转至一个所谓的“金融集团”,进行独立运作。“我们没有必要为了拆分而拆分,也不会去玩儿什么‘财技’(资本运作),显得好像这块儿资产有多少钱……长跑不是看举什么旗帜”。

  2014年,微信红包爆发,财付通只干了一件事:不断加服务器。支付板块上,腾讯很快逆袭,至2016年6月,腾讯移动支付市场份额达到38.3%,日均支付笔数超过主要竞争对手。单是2019年春节,除夕到初五,8.23亿人次收发微信红包。

  “以前的设计,支撑每秒几百笔就是不错的,互联网支付不同,我们现在一秒可以支撑24万笔的交易,甚至很多银行在春节也灯火通明,跟我们一起值班,守候着0点的到来。”陈起儒说,从直连银行到切换“网联”,基础支付团队一直在做扩容、做改造、做升级。

  2018年8月,深圳开出全国第一张区块链电子,背后提供底层技术和能力的,正是腾讯金融科技,并已启动区块链在金融方面的应用,已携手金融服务公司“联易融”,推出区块链供应链金融平台“微企链”,聚焦在中小微企业融资场景。

  2020年以来,其已陆续投资了英创艾伦、蘑菇财富、今日投资、 Voyager Innovations(菲律宾的移动支付平台,此次为追投)、Airwallex(全球跨境支付平台)等5家金融科技公司。

  据统计,2017-2019年三年时间内,腾讯共投资24家金融科技公司,其中10家来自海外。此前,腾讯对金融科技的投资数量并不高,2016年,只占其投资项目总数4%,2017年为6%,2018、2019年的占比已上升为12.5%左右。

  有分析称,腾讯在金融科技领域接连下注,离不开一个人——林海峰,2019年6月,林晋升为公司副总裁,全面负责腾讯金融科技业务的管理与发展。“林海峰在投资并购方面非常成功,负责过Fintech很多领域的投资,对金融科技有深刻的理解,能力毋庸置疑。”据传,刘炽平曾在内部做如此评价。

  任汇川的到来,显然将进一步加强金融条线的团队力量,而任愿意赴任,也是金融条线重要性提升的一个信号。事实上,新兴的金融业务规模如此巨大,以至于在庞大的腾讯内,这头大象也无法藏匿了。

上一篇:你还在用支付宝吗?是时候放弃了 下一篇:腾讯“微信支付”确认不侵犯商标权纠纷终审胜诉

人物观点

  • 诞生于风投浮躁期不到两年3轮融资上亿
    诞生于风投浮躁期不到两年3轮融资上亿

    几乎没有一点征兆。号称1年卖出400万份网红汤,吃个汤突然之间关闭了深圳全部门店,总部已经人去楼空。 投资界记者实地探访深圳龙华区吃个汤门店,发现该店已经关闭,门上贴有一张A4纸

  • 中山博锐斯与国民创投、中贯资本签署战略投资合作协议
    中山博锐斯与国民创投、中贯资本签署战略投资合作协议

    记者从中山博锐斯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山博锐斯)获悉,该公司5月10日发布定增方案,公司拟向国民创投旗下的广东国民凯得科技创业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中贯资本管理(珠

  • 2020青岛全球创投风投网络大会将于5月8日举行
    2020青岛全球创投风投网络大会将于5月8日举行

    青岛市委、副市长薛庆国在发布会上表示,2019年,青岛市成功举办了2019全球(青岛)创投风投大会,极大提升了青岛在业界的号召力和影响力,创投风投工作有声有色有效。受当前疫情影响,青

  • 到门口广州分公司成功举办华元创投高峰论坛
    到门口广州分公司成功举办华元创投高峰论坛

    6月7日下午,到门口集团广州分公司在广州喜来登大酒店成功举办华元创投高峰论坛。到门口集团董事局主席徐华彪,到门口集团常务副总裁、广东分公司总经理唐光仲,到门口集团董事、运营